"今天回来得早啊!"他先和我打招呼。 今天不到一年他就去世

[餐厅] 时间:2019-09-28 13:03 来源:什锦丁儿网 作者:闪电行动 点击:119次

  我不知道是谁拍下了这张绝望的照片。就是在河内住处院子里拍的那张。这也许是我父亲最后拍下的一张照片。几个月个后,今天他就由于身体不佳而被送回法国去,今天不到一年他就去世。在此之前,他被调到金边任职,在那里也仅仅只呆了几个星期。当时妈妈可能拒绝跟随他回法国去,她还是呆在原来的地方,没有什么变化。就在金边这座对着湄公河的豪华住宅里,在这座当年柬埔寨国王的宫里,在这座令人可怕的宽大的花园之中,妈妈总是感到害怕。一到夜里她就更使我们害怕。我们全家四口都睡在一张床上。就在这座住宅里,妈妈得知父亲去的噩耗。在电报到达的前夕,妈妈早已有了预感。那天半夜,唯独她看见、听见一只发疯的鸟在呼叫,并且落在房子北侧父亲的那间办公室里。同样也是在那间办公室里,在她的丈夫去世的前几天,也是在半夜时分,妈妈突然看见她自己的父亲的身影。她把灯打开。外祖父果真站在那里。他站在那个八边形的大客厅里的一张桌子旁边。他看着她。我还记得她听到一声叫,就喊起来。她把我们叫醒,向我们讲述刚才发生的事情,讲他如何穿着他那套星期天穿的灰色制服,他是如何站在那里,两眼直看着她。她说:我象小时候那样叫着他。她说,她没有害怕。她朝着那消失的形象跑过去。外祖父和父亲都死于飞鸟和人影出现的同一日期。从那以后,我们无疑对妈妈的学问多少有点崇拜,因为她无所不知,就连人的死亡也能先知先觉。

太太在感到一阵意外以后,早啊他先和做了一个手势,叫他坐下,戴上帽子;他顺从地坐下了,而皮帽子却没有戴上,他把它放在旁边一张椅子上。太阳落下了,我打招呼草原失去了引人幻想的光彩;河也暗淡了,我打招呼堂娜索尔看到她刚才那么赞赏的草原景色,现在是又阴暗又平凡了。别的骑马人都走远了,她把马儿刺踢了一下,追上了那一群人,对剑刺手一句话也没说,仿佛不知道他正跟在后边似的。

  

谈话活泼起来了。剑刺手开始多话起来;他告诉她斗牛生活里许多使人发笑的事情,今天终于讲到了国家的别出心裁的思想,今天和他的马上枪刺手牛肉汁的行为;这是一个野蛮人,他把烧熟的鸡蛋整个儿吞下去,他缺了半只耳朵,因为一个伙伴和他打架给咬掉了,当他受了伤抬到斗牛场治伤所里去的时候,因为铁甲和肌肉沉重,像铅一样地倒在床上,以致他的极大的踢马刺把床垫也刺穿了,于是别人只好非常费力地替他拔出来,仿佛他就是基督。谈话以后,早啊他先和短枪手怀着惊恐和烦恼的心情去找他的大师,在四十五人俱乐部门口找到了他。堂贝贝是一个热情充沛、我打招呼讲话流利的小学教师,我打招呼区委员会的主席,是以色列血统的青年,用他那种族特有的热情参加政治斗争,他因为他的棕色的丑相和麻脸感到骄傲,因为这使他有点儿像丹东①。国家总是张大嘴巴听他讲话的。

  

堂贝贝——小学教师,今天无政府主义者。堂何塞把别人赞赏他输钱时候的镇静当作他的偶像的额外光荣。要一个屠牛手像一个常常为一个小钱挣扎的人一样,早啊他先和这是不合理的。他赚钱原是为了他所喜爱的事物呀。

  

堂何塞——贵族,我打招呼斗牛迷,加拉尔陀的契约经理人。

堂何塞还是坚持着。他一定要走,今天没有别的办法;但是屠牛手可以留下来。他会亲自去通知他的家里,叫他们不必等待他。加拉尔陀模模糊糊记得,早啊他先和他在童年时代,早啊他先和当两个母亲在他父亲工作的人家门口一起聊天的时候,他曾经跟她一起玩耍。她仿佛是一只瘦瘦的、暗色的小蜥蜴,有着茨冈人的眼睛,一滴墨水一样黑的眼瞳,淡青的角膜和淡玫瑰色的泪孔。她跑起路来,像男孩子一样轻快,她露出了小腿,仿佛是两根细小的芦苇,头发不听话地四面飞舞,乱蓬蓬的鬈发像是一些黑的蛇。以后,他很多年没有看见她,一直到他已经成为一个斗小雄牛士,他已经出了名的时候。

加拉尔陀拿起另一把剑,我打招呼又站到雄牛面前。加拉尔陀凭着他经常跟群众发生关系锻炼起来的惊人的记忆力,今天一下子就认出了他们;他们不是学校里的老同学,就是他的流浪时代的老伙伴。

加拉尔陀扑了上去,早啊他先和用剑直刺那只牲畜,迅速地从那威胁人的两角之间跳了出来。加拉尔陀气红了脸。居然对他说这样的话!我打招呼而且是在塞维利亚斗牛场上!我打招呼……他感到了斗牛初期曾经有过的那种大胆的冲动,疯狂地想不顾任何后果,盲目地向雄牛扑上去。但是他的手脚不肯听话。他的胳膊似乎在思想;他的腿似乎看到了危险,违反了他的意志的要求。

(责任编辑:求恋期)

相关内容
精彩推荐
热门点击
友情链接